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景区介绍

穿越西藏青海云南 寻找心中的香格里拉

来源:云南旅游纯玩团   发布时间:2012-04-01 14:54:40   点击次数:637  
  

  龙安志(Laurence J. Brahm)美国人,在中国生活已有30 多个年头,著有《中国人的世纪》等多部对外介绍中国的书籍。2002 年起开始关注西藏,制作西藏题材的纪录片并撰写旅行见闻丛书,包括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的《寻找香格里拉》、《与神山对话》等。2005 年设立新红资工作室和香巴拉工作室,支持各类文化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抵达西藏后,我出了机场,开始沿公路朝着拉萨的方向走去。我认为寻找香格里拉应该首先从拉萨开始,但心里却又不是十分的肯定。于是,我开始问路,寻求帮助。

  我向一位僧侣问路,他递给我一杯清香扑鼻的酥油茶。在西藏的清晨,当天刚蒙蒙亮,大地还未完全苏醒过来,而且天还很冷的时候,喝上这样一杯酥油茶,人会觉得心里暖烘烘的。那位僧人向我解释说,如果我要寻找方向的话,就应该从喝酥油茶开始。

大昭寺的那一杯酥油茶

  对于藏民而言,最为神圣的莫过于一路磕着等身长头前往大昭寺去朝觑。

  就我而言,从大昭寺出发开始寻找香格里拉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首选。然而,到达大昭寺之后我才逐步了解到,开始这样的一个探寻必须首先摆脱逻辑思维的约束。

  当我步入大昭寺厚重的红色大门时,四处弥漫的焚香和酥油的气味使我窒息,此时那种束缚感便开始解脱。我爬上狭窄的楼梯去顶层找尼玛次仁,他是大昭寺99 名监寺僧人中的一位。在房间里,他递给我一杯酥油茶。于是我尝试着在这杯茶里寻找香格里拉。

  由于游客过多,尼玛次仁对此颇有些抱怨。虽然一方面他对有如此众多的游客来大昭寺学习和了解藏传佛教哲学而深感欣慰,但另一方面他又为游客留下的诸多烟头和其他杂物而感到苦恼。他抱怨道,由于藏传佛教哲学和寻找香格里拉已成为一种新的国际流行时尚,现在僧人们成天都忙于对付那些烟头和废弃的杂物,以至于没有足够的时间打坐默念。尼玛次仁把我带到大昭寺的顶楼探讨佛学。我把那杯热气腾腾的酥油茶留在了他的房间里。茶最终将会蒸发,而酥油却会保留下来。

  “如此众多的游客前来大昭寺,都是为了寻找香格里拉吗?”我问。

  “是的,有很多,很多。上周我接待了许多国外游客。他们告诉我说,自从踏上拉萨这片神圣的土地,他们就感受到完全的宁静和彻底的惬意,从而找回了自己早已遗失的东西。然而,一旦返回到家乡,他们又会奔忙如蛾蚁,时间的紧迫感又会玷污他们的心境与灵魂。无论他们多么富有,也不管他们所拥有的工厂多么巨大,他们却无法获得真正的幸福与快乐。”尼玛次仁耸了耸僧袍下的肩膀说,“人们前来访问大昭寺,是为了寻找神的启示,是为了寻找香格里拉。而他们应该做的是,去寻找更多能够净化自己的途径。香格里拉并非一个具体的地方,而是我们生态系统的一个循环,是一种心境。”


 

  薄雾笼罩的山谷

  我去云南继续寻找,但是我记忆中的昆明古老的砖木结构双层房屋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片绿荫和镶着蓝色玻璃的水泥森林。

  访过玉龙雪山和丽江古城,我徒步前进,穿过了山谷,爬上山岗。到达山顶后,我回头俯视山谷,它依偎在一条河旁。这条河在几处分流,形成小溪,像树木长出树杈,树杈又长出枝杈。当树枝上的叶子掉落时,它们会在空中打着旋儿,最后落入山谷。有时,树叶落在水上、飞入河里。河水在四处形成几条小溪流,像树杈分成几枝,枝上有树叶。山谷是这样被人们理解的:谷中满是绿树,形成很多阴凉的树荫,而河水则滋养着绿树。在你完全穿过山谷之前,理解山谷的生存之道是很重要的。

  山谷中,有一处村庄。傍晚时分,村庄很安静。村上的纳西人已经回家。家畜挤进了窝棚准备过夜。寂静村舍与山谷给人以和谐、共生的感觉,并不疏离。在这个山谷里生活的人们是惬意、满足的。他们不知道我在穿过山谷前,坐在山顶,注视着他们的家园。从这幅画面,你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满足的气息,人和绿树共同拥有山谷,和谐共生。我等了很久,这些树的树荫渐渐地融入落日后的黑暗中。

  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坚持爬到路的顶端,从这里越过山谷。时间应该已经不早了,到中甸的路还很长。我伸出手示意要搭便车,直到有一辆吉普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是个藏族人,讲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留着长发,活像纳瓦霍人。他脖子上挂着绿松石,塞在旧毛衣下。他建议我穿上毛衣,当天色由橘黄色、绿色变成青色后,夜晚就会变得很凉。

  我跳进他的吉普,坐在后排。我们行驶在路上,天色渐渐变暗。山路旁边传来大河湍急的流水声,除此之外,我什么也听不见。这急流来自山路下面的雪山积雪,它融化后流入绿色的山谷。我看不见河流,只能听到流水奔腾的力量,它从白雪覆盖的山脊倾泻而下,淌过已被磨平的圆圆石头。我一直倾听着流水的声音,它奔流进我记忆的深处。当藏族司机指着一栋藏民的大房子叫醒我的时候,我不知已睡了几个小时。那所房子被安置在清晨时分呈现出深紫色的山谷里。这是我停留的地方,因为吉普车的旅程已经结束了。

  旅程结束了吗?出于某种原因,还不能这么讲。我住进了藏民那栋由两层楼房改造成的客房。站在木质阳台上,可以看到山谷外紫色的月亮。酥油茶的热气上升遇冷凝结成了水汽。我抓紧杯子,贴近胸口,感受酥油茶的温暖,同时还隐约看到矗立在附近山顶上的一座白塔。现在,我已在中甸县境内,它还以“香格里拉”闻名于世。但我真的找到“香格里拉”了吗?

  尼玛次仁的话再次从拉萨大昭寺的金顶回到了我的耳边。这声音在我这几个星期穿越的高山、沙漠和原野中鸣响,它像谚语般回响在云南薄雾笼罩的山谷里。当我坐在这淳朴的伐木人的面前时,这声音进入了我的内心深处。尼玛次仁说:“有些人有钱,有工厂,但他不幸福,甚至乞丐都比他自在。”我能看到在西藏高原炽烈的太阳下,他穿着藏红花色长袍的身影,他的手指上指天,下指地,说道:“这就是香格里拉的寻找。”


下一篇: 朝鲜金刚山4月14日正式对中国游客开放

下一篇: 安吉竹海 春暖花开挖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