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途游记

泰国北部的“小云南”,几代华人的求生之地

来源:云南旅游纯玩团   发布时间:2018-08-18 10:02:17   点击次数:347  

泰国北部清莱府的华人村——美斯乐,全村五千多人中80%都是华人。他们大多都来自中国云南,美斯乐也因此被称作“小云南”。

贺桂芬和她的父辈都生活在美斯乐,儿时她哼着《四海都有中国人》遭到父亲叱责:“四海都有中国人有什么好骄傲的,为什么四海都有中国人?战乱去的,逃难去的!这是丢脸,不是荣誉。”这些大时代之下的小人物,一如烟尘,飘散四处。

希公 | 为几代人打下地盘的将军

93师,正是这支中国部队的番号。它的前身是原国民党云南部队的两个团,在1949年战败以后,部队从大陆退至金三角地区,与抗战期间滞留当地的中国远征军残部合并为93师。

1951年,部队败退缅甸,流亡十年最终沦为孤军。在此期间,大批中国难民也汇入其中,许多老兵的子女们长大后也加入其中。这支孤军人数由最初的一千人逐渐增加到两万余人,五个军的建制,战斗力也愈发强悍。

五十年代末,在几次对孤军的围剿失败以后,缅甸向联合国抗议,要求台湾将这批非法部队撤回,因为国际上的广泛施压,台湾先后两次将极少数部队撤回。但大部分人依然携家带口随孤军在异国流亡。1961年为能寻求一个安宁之所,孤军和难民历经数月,徒步穿过泰缅边境,最终来到泰国北部的山区美斯乐。

美斯乐依山而建,在最高处可以望得到全村的地方,是93师段希文将军的巨大陵墓。对于美斯乐的村民们来说,段希文是最终给美斯乐带来了和平的人,村里每个人都尊称他为希公。

1964年,段希文成为孤军总指挥,上任后不久他就接到了泰国政府的招安。为了得到在泰国定居的权利,孤军总指挥段希文决定接受泰国政府的交换条件,配合泰国政府军围剿反政府游击队。为了在异国生存下去,漂泊了十几年的孤军和难民们只能孤注一掷。

今天段希文的儿子回忆当年的处境,仍觉惊险:“这场战争打败了,我们在泰国可能就没有生存之地了。如果打赢了,他们答应让我们入籍,给我们泰国的身份证,也给我们一片土地安居乐业,不用整天被赶来赶去,为了我们的将来,这场仗只能赢不能输。”

1980年,经过长达九年的战争,孤军帮助泰国政府军最终获得了胜利。泰国国王御赐参战者泰国人身份,时隔三十年,孤军以伤亡一半以上的代价,终于在异国换来了安身之所。

时至今日,段湄川回忆父亲与部下、百姓之间的情谊,依旧历历在目:“我父亲对部下和老百姓一直都很照顾,他(生前)每天都会到村子里走一圈,看看民间的情况。到出殡那一天,段希文将军遗体停放的地点从他的坟前到办公室指挥部安放遗体的路上,站满了老百姓。他的遗体停放了十多天,几乎每天都有人来为他守灵。”

段希文去世以后,台湾政府将其开除出少将序列,他的遗体被覆盖上泰国国旗,埋在了美斯乐最高处。几十年间,他就在这里看着美斯乐和自己的孤军一天天的变化。

战场 | “没了腿,就能下战场,

就可以生存下去了”

今年已经59岁的莫祥海,当年在战场上遭遇地雷,失去了右腿。比他小一岁的张小文,入伍时仅有17岁,连枪都不会开就被匆匆送上战场。然而,战争的残酷性远远超过了这些孩子们的想象。张小文和莫祥海都在战场上负伤致残,当时年少的莫祥海天真又无奈地想:“受伤了没有腿,我就可以离开这个战场,就变成可以生存了。”

如今的张小文和莫祥海等伤残老兵,都被泰国政府安排在村里的荣民之家居住。这里居住的都是与他们一样,曾经为泰国参战致残的华人老兵。1984年,泰北孤军逐步向泰国政府交出武器,战士全部退役成为纯粹的农民,他们当中大多都来自中国云南省。

今年70多岁的寸阿姨,在美斯乐经营着一个早点摊,主要卖老家云南的米粉。自1950年因父亲出身问题从腾冲和顺老家逃到缅甸,便与家中的母亲的两个姐妹再也没有联系,只能嘴上念叨。

将近半个世纪以后,寸阿姨的儿子董佳华才带着她回来中国寻亲。董佳华常常教育孩子:“我们是中国人,你记不得那个小村小寨,但是你要记得腾冲啊,云南腾冲。”

自1961年来到泰国,这支孤军早已在美斯乐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扎根,他们的后代如今早已走出美斯乐,去到泰国曼谷、台湾、日本等地闯荡。莫祥海的女儿已经长大,在曼谷当导游,闲暇时莫祥海也会到村里的医疗所帮忙。

在美斯乐村的一处小山坡上,专门开辟了一片地方作为参战老兵的墓园,这里矗立着近百块大小不一的墓碑。莫祥海和我们站在这些墓碑跟前,他的眼中,尽是望向在战争中阵亡战友们的情义。

面孔 | 泰籍华人的二代人生

今年58岁的封富生是泰国芭提雅“金三角”风情园的老板,他在这座规模不大的度假村里,建了一座博物馆——“旅行社每次翻开行程表,又是九十三师,他们觉得一年四季都是九十三师,该换一换了。当时我就说,就算没人看,养也要养着它的。”

贺桂芬今年已经53岁,是台湾一家媒体的财经记者。十年前,一直在大都市台北生活的她,突然搬到了泰北大山的小村庄。贺桂芬自十四岁到了台湾,至今已经整整三十九年。

她笑称在台湾吃的盐巴都比在泰国吃的米都要多,她一直在台湾求学、工作甚至成家,但却始终无法在情感上认同“台湾是家”,即使亲人们都在与云南,她同样不觉得那里是家——“我就觉得美斯乐是我的家,我就千方百计地回来了。”

已经58岁的杨成孝是兴华中学的校长。所有在这所泰国北部华文学校就读的学生,每天都要先在泰国学校接受泰文教育,放学后才来此学习汉语,这样的双语教育模式已经成了美斯乐村孩子们的成长必经之路。杨成孝回忆,他们小时候非常排斥泰文,大家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终有一天会回到中国人的地方。

杨成孝、贺桂芬和封富生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泰籍华人,美斯乐村是他们共同的家乡。

上世纪七十年代贺桂芬的父母在美斯乐开了第一家旅店,取名新生旅馆,它就像这座神秘小村的窗口,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通过它了解美斯乐的历史。

杨成孝和哥哥弟弟当年都加入了孤军的队伍,并成为配合泰国政府军一起围剿泰北游击武装的战斗主力。他的哥哥在前线受伤感染被截肢,最终病故;弟弟则负责后勤,他本人就在泰国的陆军指挥部担任电台联络员。

足足九年的漫长战役,最终为存活的战士和他们的后代换来了泰国人的身份。杨成孝记得战争结束以后,泰国的国务院长将大家集中在一起,让他们安心留下,并保证:“以后就不会有战事了,就在泰国做泰国公民吧。”

江湖 | “我给坤沙当了四年小弟”

 有限旅程,无限风光,七彩云南,旅游天堂!昆明旅行社报价首选【昆明康辉旅行社】,全国连锁品牌,品质有保障,出游更放心!昆明旅行社哪家好,云南旅行社排名选【昆明旅行社】,签订正规旅游合同,城区提供上门服务,外地抵昆明,享受免费接飞机/高铁/火车站接站服务昆明最好的旅行社,昆明旅行社电话400-688-2922

二十世纪80年代,随着台湾取消戒严,社会逐步开放,一些民间团体开始关注流落异国的华人群体。杨成孝、贺桂芬等美斯乐二代们,也因此有机会去到台湾留学。台湾的灾胞救济总会为他们提供了求学机会和奖学金,贺桂芬家中的六个孩子,都前后赶赴台湾上学。

和周遭很多前往台湾留学的同龄人不同,封富生的经历极为特殊。他的父亲封顺喜曾任军中师长。1976年,16岁的封富生被美国军情机构CIA招募,前往老挝接受一年半的特工训练。封富生眼看着那些被派去中国大陆的人有的被抓、有的被杀,他当下就决心当逃兵。

“我和爸爸约好等候的地方,我们碰运气,碰不上就算了。”被父亲从老挝国境线上接回,“逃兵”封富生开始在金三角一带混迹,据说还曾在大毒枭坤沙身边呆了四年。


下一篇: 被称为神秘东方的狂欢节你见识过吗?其实就是彝族最隆重的火把节

下一篇: 2018年全球宜居城市排名出炉,中国有10个城市进入TOP100